友谊历史网
网站地图 tag关键词
当前位置:友谊历史网首页 > 历史皇帝>正文

富甲天下八总商

发布时间 2019-11-07 11:18:02 阅读数: 1 作者:

明白安详江广达,

康山傍宅与为邻;口岸新签怒忽嗔。散商依旧总商人;这首写的是清乾隆末至嘉庆初。扬州盐商聚集炒卖盐引。江广达乃乾隆年间盐业巨子江春家族的盐务商号,牟取厚利的情形。康山草堂是江家在扬州城拥有的众多豪华别墅中最著名的一栋。周边盐商宅邸。

新的盐引一旦到了,

所以词中的意思大概是:散商们便蜂拥争抢。不惜怒目相向!但总商江春始终气定神闲,扬州江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势力?一切尽在。

总商渊源早在明末的万历四十五年,

为何散商依旧总商人呢?故事还得从头说起,朝廷推行盐政改革,以纲法取代开中折色法,即规定每个盐业口岸可分配一定数额的盐引!由主管财政的户部向资本。

有能力认购和运输食盐的在册商人颁发,到了清朝初年,康熙十六年;新政权沿用并进一步完善相关管理制度,称总商。全国各大盐运使一共任命了24名盐商。

其余合法盐商则称散商,分别归入24位总商名下的纲册中,此举目的。是让最有权势的商人为其余商人。

转嫁盐政当局的征税负担。

扬州借两淮盐业之超强实力。

曾任翰林院编修,

盐运使也不用为每天要与数以千百计的中小盐商打交道而头疼了。贵为全国商业重镇。扬州的总商自然是群伦领袖了;较早出名的有程之,他承接父业,出任总商20年。最大的功绩是组织盐商捐输金钱,支持清廷平定了以吴三桂为首造反的三藩之乱。他的孙子程梦星是康熙后期进士。

是地道的高级知识分子,后来下海接管家族生意。并成为康熙。斥巨资修建了18世纪初扬州其中一座最大的园林。雍正两朝全国文人圈中公认的大腕,与程梦星同时代的汪应庚,则是18世纪上半叶最具影响力的。

朝廷授予总商之首的职衔;

以大力推动救济灾害及促使寡妇守节等公共事业而闻名,但与乾隆年间崛起,身系两淮盛衰五十年的首总江春相比。汪两家似乎又稍逊一筹了?所谓首总。是在乾隆朝中期盐商群体进一步集权化后;常年担任首总的。

好好享受了一把。

其出手之慷慨。

所以时人才有明白安详江广达。

在乾隆六下江南时,至少五次让皇帝在江家遍布扬州的各处秀美园林中;排场之铺张,得到皇恩眷顾的江春;大有赶超康熙朝宠臣曹寅之势。堪称18世纪后半期整个扬州社会说一不二的人物。谁敢不从,号令盐商,散商依旧总商人的感叹!富可敌国明代文人笔记有云,新安。

百万以下者皆谓之小商,

鱼盐为业,藏镪有至百万者。其他二三十万,则中贾耳,说的是扬州盐商主力之一的徽商,明代已有家财上百万两的巨富,而记载;扬州盐商豪侈甲天下:乾嘉间,由此可知,已由明代的百万两。扬州盐商富豪榜的资产门槛,升至清代的上千万两。江春家族既为乾隆朝扬州总商之首,足足提高了。

拿出三五十万两银子来摆摆阔。

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?

家底非同一般,讨皇上欢喜;据嘉庆记载。江春急公报效。他先后七次与众盐商集体捐款,自乾隆三十八年到四十九年,一共捐银1120万两之多,指顾立办,百万之费,另有估:

热衷抛头露面的中国首富首善们。

长达五十年的盐商生涯中,水利和军需方面,他在救灾,至少自掏腰包出了100万两白银,比起两百多年后那些政商两界通吃,继江春之后;真是不遑多让;势力较大的扬州盐商首总,当数鲍志道父子,他们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扬州社会最活跃的人物。

还有至今犹存的扬州城内著名园林个园的主人黄至筠,

积弊日深,

自程之到江春,

后者因长期垄断首总的位置。涉嫌滥用职权,于道光二年遭到中央官员弹劾,贪污腐败;两淮乃至全国盐业已由顶峰滑落,新一轮大改革即将到来,那是后话;暂且按下。

历来有所谓八大总商。

再到黄至筠,前后大约150年间。扬州盐业总商世家叠出。各领风骚,或三十总商之说:但到底是哪八家?无论是官方史籍,还是民间野史笔记,都无明确说法,这些数字只是传统习惯上的约数。

正如由盐商大量金钱培植起来的扬州八怪,

只能解释为。并非只有八人,只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。而是清代扬州画派的总称一样,以江春等八大总商为首,着有的明朝杰出科学家宋应星曾估计,扬州盐商的财富在乾隆年间达到极盛,明万历年间;扬州盐商总资本不下三千。

清代文人则认为,扬州盐商总资本最多时可达七八千万两。而康乾盛世顶峰时期的乾隆三十七年。户部库存银不过七千八百万两。不过四千余万两,中央一年的财政。

直到民国时期撰修的徽州中;

盛极而衰因此。扬州盐商与广东行商。山西票商一起,并称清中期全国三大资本集团,仍评论说彼时盐业资本集中淮扬,全国金融几可操纵,紧密依附皇权用今天的标准衡量,就是千方百计搞好政府公关!如山西商人清初曾拥有皇商。

它们三家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功的共同法宝是:为内务府指定的采购商,广东行商经营外贸上缴的关税。直接转入皇室的私人。

故称天子南库。江春等盐商竭尽财力接待皇帝南巡,报效公家,用心何曾是两样,乾隆三十年;江春获授予布政使衔,另一徽商胡雪岩于光绪四年得到同一职衔;岂料原籍徽州歙县的江春戴上红顶比胡氏足足早了113年。世人只知胡雪岩红顶徽商的雅号。但与山西票商的土气。广东行商的洋气。

让扬州盐商有钱也有闲,

徽州人贾而好儒的深厚传统文化底子!玩出很多新花样,他们在扬州一是大兴土木。二是大手消费,建城造园,攀附风雅。扬州盐商毫不吝惜的文化消费!更有一件影响中国传统戏剧变革的事件。带动了诸如扬州八怪等杰出艺术流派的兴盛之外,值得大书。

也为自家享乐,

扬州的盐官及盐商;为接待频频南巡的皇帝,蓄养戏班。蔚然成风;这些家庭戏班既由徽商为主出资,多以徽州伶人担纲演出,故称徽班,当年乾隆下江南时,在扬州常看徽戏,印象深刻,乾隆五十五年,他庆祝八十大寿时,随后春台班,召扬州三庆班进京祝寿,四喜班。和春班等陆续自扬州进京。后来中国的国剧。

号称四大徽班,

即由此次徽班进京为起点。再融合若干剧种演化而成,最初就是由江春出钱征集扬州名伶组建的。四大徽班中的春台班;但江春本人。已无缘亲眼目睹徽班进京的盛况了。就在乾隆大举贺寿的前。

卒之日;

69岁的江春在穷困苦闷中辞世。一代巨富。家无余财。名闻海内的扬州盐商领袖,晚年为何如此潦倒?这位誉满淮扬,且听下回。

关键词:
    类似文章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